乡党委书记逼的农民倾家荡产谁来管?

——乡党委书记逼的农民倾家荡产谁来管? 天地之间有杆枰,老百姓就是那定盘的星。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好做赖百姓心中有杆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百姓就会拥护和赞扬,否则就会被唾弃。 冯金科,河南驻马店市西平县芦庙乡马迁庄三组

发布时间:2021-12-26 17:50:06    人民来信    访问量:1795

      乡党委书记逼的农民倾家荡产谁来管?

    天地之间有杆枰,老百姓就是那定盘的星。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好做赖百姓心中有杆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百姓就会拥护和赞扬,否则就会被唾弃。

1.jpg

图:西平县芦庙乡马迁庄三组村民冯金科持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实名反映乡书记强拆其宅院。

2.jpg

3.jpg

   图:拆除前冯金科家的宅院。

4.jpg

图:拆除后,新院荒芜一片,连残垣断壁都不存在了。

冯金科,河南驻马店市西平县芦庙乡马迁庄三组一位普通农民。今天,他不惜冒着被打击报复破杀头坐牢的危险,也要举报他乡的父母官-----芦庙乡一把手吴书记。这位吴书记到底做了什么呢,一位普通农民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举报他?

    事情要从今年625号下午说起。这天下午,芦庙乡吴书记带领一支由公安护驾铲车钩机齐全的几十号人的拆迁突击队,不顾群众劝说阻拦强行把马迁庄村三组(杨集自然村店街西头村口路边一处刚建好的四间两层三间厢房带大门的宅院给拆个净光。昨天还为人称道的一处新院倾刻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连残垣断壁都不存在了。

    这处宅院就是冯金科为大儿子结婚用准备的新房。该院从去年秋天八九月份开始动工,到今年六月历时近一年基本峻工,除门窗正在安装外墙面粉涮地坪水电均已铺设到位,一个崭新大方漂亮的新房让人称道。当然,为了建这房,冯金科一家省吃俭用,特别是孩子他娘长年在浙江打工没白没夜加班,以致于年纪轻轻就落下一身病,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已经完全脱了像。冯金科更是早岀晚归,天天来往于乡井市野,帮人加工安装铝合金门窗,以致于才四十多岁看起来就像六十好几。不管怎样,苦点累点总的攒了几十万块钱终于办了件大事,把给大儿子准备结婚用的房建好了。就连长年卧病在家很少下地走动的孩子的爷爷奶奶也都高兴的准备到新房看看。没想到天降横祸,被父母官吴书记一句话说是违法占用耕地,是违章建筑必须拆除。就这样冯金科我家新建的房没了,一家人半辈子的心血没有了,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初的贫困负债,又成了被人们指指点点抬不起头的境地。而更为严重的是,此事一直不敢让两个老人知道,怕万一有个好呆真就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

    那么吴书记为啥认定冯金科新建的房屋违法占用了可耕地呢?难道冯金科建房没办手续吗?是没有,因为当地农民建房凭的都是一张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通认为宅基证)。而问题就在这个被农民认作宅基证上。冯金所持宅基证是2004921号颁发盖有西平县人民政府及芦庙乡印章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证上不仅明确了宅基地面积四临要素而且还特别注明长期使用说明。村民长期以来都是凭此来更新或新建住房,从来没有任何单位或人员阻止或干涉,因此冯金科也是这样情况下才建的新房。但是,吴书记却一口咬定,卫星拍摄到了,也经土地部门现场确认了,就是占用了可耕地,况且冯所持的宅基证是假证,来路不明,违法建筑必须拆除。

    对于乡里吴书记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武断强拆行为,村民个个义愤填膺却敢怒而不敌言,只私下议论:这不是把人家往死路上逼吗?这不是给共产党抹黑吗?

     冯金科更是委屈,心在流血。但是,他还是疑惑:即使说乡里对宅基证有质疑,那么从去年秋天开始动工到今年房子建好,历时近一年这么长时间里,为啥乡里和职能部门没一人前来阻止和通知要求停止施工要求查看手续?如果要是真违法占用耕地了,卫星在长达一年时间发现不了?即使发现不了,那么天天穿梭来往于田间地头的土地巡察执法也看不到到处村头路边的建房施工现场吗?若是真违规违法怎么不早制止不也减少投资把损失降到最小吗?为啥非要等房子四脚落地建好之后来强调违法违规强行拆除?这不是逼人上吊投河又是啥呢?人民的父母官党的好干部是这样当人民公仆的吗?

   关于这个被吴书记认定为假的来历不明的宅基证,一位在基层工作经历多年的乡干部说,吴书记的行动有些武断,多年前类似于冯金科家的宅基证在农村很普遍,当时都是各村根据群众实际情况统计后报到乡里,乡里再把由县政统一印制带有公章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宅基证)填好并加盖相关印章(很多印章不清属办事人员不认真所致与群无关)后由各村委会领后发给村民。根据村民具体情况早建晚建由村民自由决定,没有啥约束和强制规定。因为说,宅基地是村里结合村民实际需求上报丈量后取得的相对应的宅基证,不能因查不到档案信息而武断的说是假证、来路不明。老百姓怎敌以身试法去办这事呢?况且当时的网络又不发达,更无上传联网大数据之说,怎么会查到相关信息呢?所以说,办事要实是求是不能凭主观臆断,人民公仆就要认认真真全心意

为人民服务。

    事情过去之后,冷静下来的冯金科开始漫漫的维权路。两个老人卧病在床,妻精神愰忽,仨个子女在学校无心读书,他唯一的一家之柱不能眼看着好端端个家就此走向破碎,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法制社会,他要为一家人的未来讨个说法,要为老人妻儿活着讨个说法。于是,他去乡里找吴书记,-次两次多次被阻后,终于开恩和他说了,让他不要上告,告也瞎告,谁也不会管。同意呢,乡里给你家按困救助或低保户补助解决十一万元,但是保证今后不要再上告。冯金科不同意,十一万元连建房工程施费都不够,何况建筑材料款及其它花费近四十万,其中还有建房欠下的应负款,今天都成了债务。怎么办?还得签协议保证?况且拿困难户低保的救命钱来补,不要坚决不要。要的是损失补偿不是困难救助。

    在乡里讨要无果,冯金种起诉到西平县人民法院被拒,又上诉到了驻马店市中级法院又被拨回到西平。而最终还是以不归法院管拨回不予受理。冯金科真的很无奈,乡里搪塞,法院不管,谁来帮帮他替他申冤主持公道呢?难道他的不平和损失就真的无处申诉吗?难道当干部的逼的农民倾家荡产就这样不了了之吗?万般无奈,冯金科今天决定在网上实名举报他们的父母官一位逼农民倾家荡产的西平县芦庙乡一把手吴书记,要让广大众来评论评论这种不调查研究不实事求是凭主观臆断强行拆除农民合法建筑逼迫造成困难贫困的行径是什么行为?是不是违背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原则?是不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

    实名举报人:冯金科


发表评论:

游客 2022-02-08 01:50:14

基层干部都在用国家政策当游戏机,把国家政符当电脑! 回复

游客 2021-12-26 18:15:08

这样的书记就是党员干部中的少数败类 回复

甘肃古浪发现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