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不用跟武汉人客气!”

——上海疫情正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有召,必应!目标,上海!支援的号角一吹响,来自全国十多个省份的援沪医疗队火速驰援,这其中就有来自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程芳和她的同事。4月3日,作为金银潭医院援沪医疗队的领队,她踏上了开往上海的专列。以下是程芳的自述。接到医院通知要支援上海,我第一时间报了名。名单出来的时候,我

发布时间:2022-04-06 18:59:23    人民来信    访问量:805

上海疫情正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有召,必应!目标,上海!支援的号角一吹响,来自全国十多个省份的援沪医疗队火速驰援,这其中就有来自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程芳和她的同事。


4月3日,作为金银潭医院援沪医疗队的领队,她踏上了开往上海的专列。


以下是程芳的自述。

接到医院通知要支援上海,我第一时间报了名。


名单出来的时候,我没想到名单里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黄院长问我:你清楚你身上的担子吗?我说,非常清楚。


我是武汉金银潭医院援沪医疗队的领队,我叫程芳。我曾经与上海援鄂医疗队一起战斗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重症病房。


我一定要去上海——因为上海人民需要我们,因为钟鸣也在那里。


当时,进驻我们金银潭医院南6楼ICU病区的,就是钟鸣,上海第一个踏上火车驰援武汉的医生。


上海医疗队是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疗队,我跟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还有联系。有这份感情在,就算上海不召唤,我们也会来。



image.png

程芳(右二)与钟鸣(左四)的一张同框照片,照片中还有时任金银潭医院院长的张定宇(右三)(受访者提供)




4月3日11点30左右,当我们乘坐的专列抵达上海虹桥火车站时,一股冲动涌上心头——我想第一个下车,就像当时钟鸣第一个踏上湖北的土地一样。


钟鸣主任,我想向您问一声好。我知道您现在一定很忙,我知道我对您最大的帮助就是不打扰,但我真的很想见您,也很想见你们。


我来上海的事情没有跟他说,但他好像通过一些渠道知道我来了。他跟我在微信上打了个招呼说,不知道你们走的时候,我能不能见到你。


我回复,一定会的。


image.png


程芳和同事们在出发前合影留念(受访者提供)




也想代表我们金银潭医院,感谢第一支奔赴我们而来的上海医疗队,他们曾整建制接管了我们两层楼。来到上海后,我也收到了很多上海医疗队老师的问候,他们说有机会一定要来看看我。


我想这些已经不是简单的个人情谊了,而是上海医疗队和金银潭之间的情谊,也是上海人民与武汉人民之间的情谊。


今天我参与了上海全市范围的核酸检测采样,上海人民的热情、自律,社区内部的协调、合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我再次确信虽然现在还有一些困难,但对于上海这座人民城市来说都不是问题。



image.png


程芳(左二)和同事们抵达上海驻地(新华社记者袁全摄)




我们医疗队只有6个人,在庞大的驰援队伍中只是一颗很小的“螺丝钉”。但是,这颗“螺丝钉”产自金银潭,产自武汉,产自一座英雄的城市。我们有经过实战检验的专业技能和院感知识,而这些就是我们要带给上海的。


在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最艰难的时刻,我们经历了太多,但我们都挺了过来。虽然这一次我们对病毒的认识存在一些不足,但如今我们打的不再是一场“遭遇战”,而是一场有准备的、有一致目标的、有全国各省份兄弟姐妹支持的硬仗。


我们有何惧?上海有何惧?


image.png

金银潭医院医疗队在搬运物资(新华社记者袁全摄)




当下,上海一线的工作者们既肩负着疫情防控的职责使命,也承担着全力保障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的巨大工作压力,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


临出发前,医院已经通知我们自备食物,在以备不时之需的同时,也尽可能地不给基层社区“添麻烦”。


对此,没人有质疑,没人有异议。因为我们知道,上海医疗队来到金银潭的时候,金银潭医院连自己都顾不上,更别说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条件。但他们都熬过来了。


所以,当一下火车看到还有那么多人来接我们,跟我们说“谢谢”的时候,我真的特别想告诉他们:


上海人不用跟武汉人客气!


发表评论:

今日监督网版权作品,转载须注明出处。
甘肃古浪发现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布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